《思考,快与慢》笔记之三

峰值定律

  • 指我们对于一件事物的记忆仅限于高峰和结尾,事件过程对记忆几乎没有影响。高峰之后,重点出现得越迅速,这件事留给我们的印象就越深刻。

    整体的回顾性评级可通过将最糟糕时期最后时刻的疼痛程度的平均加权而评估得来。

    过程忽视,过程的持续对于所有疼痛的评估没有任何影响。

  • 混乱的体验以及 对此体验的记忆是种认知错觉,而对这种体验的替代让我们相信过去的体验是可以被消除的。经验自我无法表达自己的感受,记忆自我有时又是错的。但记忆自我可以记录体验,并掌控我们从生活中学到的东西,而决策也正是由这个自我做出的。我们从过去的经验中学到的就是存储记忆,这么做未必是为了未来的体验,这就是记忆自我的专制性。


感受:

在做一些事情的时候。为了让自己体验更美好,可以及时掐掉,将最后时刻停留在美好的时刻。

如果是痛苦的事情,则可以延长时间,让其在不痛苦的时候完结,也许感受与结局更美好。



【看TED  丹尼尔 卡内曼 经验与记忆之谜】写于2014.6.5 

最近准备开始看《思考,快与慢》(事实上,那时候我读完前言就放弃了)所以就把这个TED挖出来看看,第一次看的时候,完全没看懂呢,这次终于有所收获。讲者在演讲里主要讲了“经验”与“记忆”这两个不同的概念对我们对于快乐的定义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所谓“经验”,大概就是我们实际生活中所经历的,比如医生问你“你此时感觉如何”,而“记忆”就是我们在回忆某件事的时候,对其的判断,比如医生(是的又是我,可以换个职业吗= =)问你“你这几天感觉怎么样”。

演讲中提到两个例子,一个很棒的演出,仅仅因为结尾的不完美而使听者对演出的评价不高;两个痛苦的疾病检查,因为其中一个检查在结束阶段减轻了病痛的程度,而使病人感觉没有那么痛苦。

这两个例子都说明了,一个事件结尾的不同会使人们对其的记忆也不同,即使经历相差无几,甚至更糟,只要结局好一些,也会使人对其印象不错。另外,讲者还提到时间(也可以说是“过程”)对于我们“经验"和”经历“的影响并不是很大。三周的假期比起两周的假期并不会使我们感觉好太多。而讲者反问我们:如果在你结束假期之后,将你的记忆删除,那么你还会选择这个假期吗?哈,很有意思的反问,其实也是经验与记忆的矛盾。你会如何选择呢?

经验,或者说经历,对比记忆,二者的关联度之低,超乎我的想象。“快乐”与“活得好”,这两个说来是不同的概念。将两者统一起来,或许就是我追寻的目标吧。

经历与记忆,二者的存在对于而言有如理性与感性。

在我那混沌未开的青春岁月里,玩些小感伤,写点小文,似乎就是执念于记忆的一种。可惜现实是执念于记忆,并不能让你改变什么,将判定快乐与否,幸福与否的权利给记忆,对于经历而言,是极不公平的。

人们常说,无所谓结果,只在乎经历。虽然过于绝对(结果也是很重要的,忙到头,没有个好结果,如何开心起来),但是,经历总已经赋予那段时光以意义。

怎么觉得写着写着就跑偏了。恩。。。

总结一下,就是,经历与记忆。人们常会执念于记忆,而忽略经历的现实存在,但是记忆对于我们判定自己存在的意义又至关重要,最好就是,过得好,又有快乐的心情。~


评论

© 芝士猫 | Powered by LOFTER